当前位置: 首页 » 公司动态 » 面对新冠肺炎疫情,美国缘何支吾与尴尬?

公司动态

面对新冠肺炎疫情,美国缘何支吾与尴尬?

发布时间:2020-03-07
电液动四通分料器昨日美国传来消息,一则美国疾控中心宣布停止公布全国检测人数以及检测结果为阴性的人数的新闻引起轩然大波。
  美国疾控中心表示将停止发布各州确诊人数,只用“yes”和“no”来反映该州有无确诊。一时间,美国民众群起攻之,美国疾控中心的公信力严重受挫。
  实际上,这不是美国疾控中心在疫情下第一次承压。美国疾控中心顶级传染病专家安东尼·福西此前被要求只有与美国副总统办公室协调商议后才能发声明或公开露面谈论新冠病毒的相关话题。
  一向崇尚信息披露、言论自由的美国怎么了?美国的支吾与尴尬背后是否是抗疫之路正面临诸多艰难?
  最近美国民主党温和派候选人拜登一时风头无两。美国大选“超级星期二”,这位奥巴马时期的副总统在15场民主党初选投票中以拿下9州的战绩反超此前民调颇高的桑德斯。股市反应也颇为剧烈,周三道琼斯指数大涨超千点。
  拜登的政治主张与奥巴马高度相似,在民生方面主张延续被特朗普一上任就废除的奥巴马医疗改革方案,当年这项法案的通过将在10年内投入9400亿美元,把3200万没有保险的美国民众纳入医保体系。如今10年已过,目前仍约有2700万美国人没有医疗保险。
  而2月26日才全权负责美国新冠疫情工作的副总统彭斯偏偏触及到了美国医保的敏感神经。
  彭斯当地时间4日表示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已将新冠病毒的检测纳入基本健康福利,检测费用将由私人保险和“联邦医疗保险”或“医疗补助”覆盖。而当记者在最近的一次发布会上发出“没有医保的人是否能得到检测”的疑问时,彭斯没有做出回应便匆匆离开了会场。彭斯的沉默势必又会引发民主党的一番“穷追猛打”。
  此前特朗普政府向国会提交了一项25亿美元的资金追加计划,以加快疫苗开发,为准备和应对活动提供支持,并采购急需的设备和用品。
  参议院民主党领袖舒默随后在推特上转发了特朗普提交资金追加计划的新闻,并讽刺道“太少了太晚了”。舒默还对特朗普政府2月10日提出的削减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等卫生机构预算的提案进行了抨击。
  2月26日特朗普任命副总统彭斯全权负责美国新冠疫情工作的决定一出,立即受到了民主党人的批评,矛头指向彭斯在担任印第安纳州州长期间有处理艾滋病疫情不当的不良记录,称彭斯并无资质担此一职。
  疫情之下,大选之年,特朗普申请资金、用人调度无一不在民主党人的监视下,而屡次落人话柄的他也不忘“甩锅”民主党人。当地时间4日,特朗普指责前任奥巴马使得非政府实验室很难得到开展病毒检测许可的决定导致美国病毒检测能力不足。加州的民主党众议员卢科雷亚随后反击道:“别怪奥巴马,不要说这是民主党的骗局,而要正视这个问题”。
  虽然目前共和党内无人能挑战争取连任的现任总统特朗普。但士气如虹的拜登显然会给特朗普造成不小压力,尤其是在特朗普政府防控疫情被多方指责不力的当下。前纽约市市长布隆伯格在“超级星期二”退选后宣布支持拜登,他想赶走特朗普的决心十分强烈——“我一直相信,为了打败特朗普,我们首先要团结在一位参选人周围。”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时殷弘表示,如果新冠肺炎疫情大蔓延,美国经济遭遇重大打击,拜登击败特朗普的可能性会显著增加。
  美国股市的震荡、航空公司运力的削减甚至是《007》系列电影上映的推迟,无不在提醒特朗普为了能在11月的连任选举中获胜他承受不起任何形式的经济放缓。
  特朗普不断施压美联储降息虽如愿,但降息救市是否为“对症下药”存疑。200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保罗·克鲁格曼表示,由于新冠疫情给“需求端‘’和“供给端”都带来了冲击——疫情在阻断了全球供应链的同时,也限制了民众消费、企业的投资,因此通常在“需求端”受到冲击时祭出的包括减息在内的货币政策在此情况下效果并不明确。1979年对“供给端”造成冲击的石油危机使得美国通胀大幅攀升时,美联储甚至进行了短暂的加息。
  事实上美联储3日宣布紧急降息0.5%后的3天内美国股市冲上高点又回落并触及日内低点,降息至1%-1.25%的低点被市场引申为“货币政策已无进一步下调的空间”,继08年后再次紧急降息的姿态被解读为“草率之举。” 看来市场对于降息救市的反应并不如预期。
  于是目光最终投向政府。美国参议院当地时间周四通过了一项抗击疫情的83亿美元紧急支出议案,美国总统特朗普已表示同意签署该预算案。
  而用于解决公共卫生风险的数十亿美元支出,和用于推动需求维稳经济的支出相比,实属小巫见大巫,后者动辄数千亿美元。2008年初,乔治·w·布什政府和国会民主党人为了缓解金融危机的影响成功地协商了一项1520亿美元的经济刺激计划。12年过去,救市所需资金的庞大更加难以想象。
  此外,财政政策能否“药到病除”也要打上问号。前国会预算办公室主任霍尔兹-伊金表示由于新冠疫情对经济可能造成“V”型影响,未来财政政策的施行很难在时间点和严重程度上与之相匹配。
  况且,无论特朗普如何救市心切,财政赤字的压力也成一大桎梏。美国财政部数据显示,2020财年的前四个月里,美国预算赤字达到了3892亿美元,同比去年增长了25%。并且本财年前四个月美国政府已支出1.57万亿美元,同比增长了9.6%。未来面对救“市”的资金缺口,特朗普政府如何填补又留下诸多疑问。
  目前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经升至232例,蔓延到了美国17个州。其中华盛顿州成为疫情最严重的地区。当地时间5日,美国副总统彭斯在抵达华盛顿州了解新冠病毒传播情况时,用肘部撞击代替握手和前来迎接的华盛顿州州长杰伊·英斯利和其他官员进行问候。